凯飒

这里凯飒,CP洁癖晚期者

大学那些事

神经病大学蓝和心脏牛逼叶的故事。

慢热

OOC有,BUG有

神经病向,这年头,中二病,神经病谁都有

想看叶心脏心累的故事

------------------------------------------------------------------

 蓝河心里万分惆怅。因为他英语没过四级在夏休期也得呆在学校上课。除了蓝河之外还有两人,一位体育系的系草,度寒潭,一位医学系的妇女之友,白白净净的两面派,车前子。三人其实本来就并不对盘,但是因为这次就只剩下他们仨,所以只能凑合着过了。

  没网没电视没手机的日子是多么的无聊,多亏车前子在门卫大爷那里商量了半天(虽然只是他在那自顾自的说),才骗回一副麻将。

  但是只有三人怎么打?只能去请动隔壁宿舍的笔言飞,人称笔大仙。毕竟人家在脑神经科治疗了半个月却还是那样,这样的人也是少有对不对?

  但人家笔大仙是谁啊?浑身上下都是戏,可以一人分饰多角,这种人哪有那么容易请动,因此一般三人都是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思考人生。

  直到有一天。。。

  -

  叶修心里万分惆怅,因他英语没过四级而被赶到了这所大学,因为是夏休期,人少的可怜,叶修走了老远才看见一个人神经兮兮的躺在操场上看着天空。他走到那人跟前,习惯的摸摸裤包,却想起自己的烟被收走了,因此尴尬的叹了口气。

  “这位兄弟···”

  小青年这才看见旁边站着一个人,一下子爬了起来。“干嘛?”叶修笑笑,“就想问一下宿舍在哪里。”“···不知道。”说完,那人躺下来眯着眼睛继续晒太阳。

  叶修蹲下,摇了摇那人,“诺,你知道我是谁吗?”“没兴趣知道。”叶修叹气,现在的人啊。“我是叶修。就是那个刚带领中国队夺得冠军的叶修。”小青年再次起身,看了叶修一眼,“真的?”叶修点点头,心里想着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去宿舍了吧?只见那人叹了口气,拍了拍叶修的肩,满脸悲伤,“脑科医院在等着你呢。或许你可以和我朋友分到一间房。”

  “我真是叶修。”叶修欲哭无泪,他第一次那么心累,怎么就是不信呢?那人愈加沉痛的点了点头,“嗯,兄弟,我是韩文清。”叶修想哭。

-

  经过一番扯淡,那人终于同意带叶修去宿舍了,叶修一路上四处张望,青年也尽职尽责的给叶修介绍留校的那些人。

  “我给你说哦,你进了这学校就一定要小心一个叫做车前子的混蛋,他人面兽心,是个神经病,一直想着把他的偶像王杰希,哦,王杰希,你知道吧?那个微草的,国家队的。”叶修点头,我不仅知道,我还和他熟着呢。那人见叶修知道,继续说:“他想把王杰希解剖了,然后把他缝上,做成标本,千年不坏,天天欣赏。”叶修点头,确实挺可怕的。

  “对了,说了那么久,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许博远,看在我们即将成为麻友的份上,就允许你叫我蓝河吧!”

  叶修一下子停下来,蓝河这个名字就像一块石子,在他的记忆里拨开阵阵涟漪,蓝河······他想起来了,那个十区的会长。

  所以敢情,这十区的会长,就是这么个玩意?

·

    来到宿舍,敷着面膜,面膜上贴着黄瓜的车前子率先冲上来,仰起头俯视(怕黄瓜掉了)着蓝河,对于车前子这种人模狗样的东西每天晚上的行为蓝河已经见怪不怪了。

  车前子:“去干嘛啦,儿砸。”

  蓝河:“诶哟,妈,您就别担心了。儿不是怕您找不回一个男朋友给你带回来一个吗?” 

 “去你的蓝河。”车前子张牙舞爪的拨开蓝河,俯视着叶修。叶修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推开车前子,蓝河瞪了车前子一眼,“看人家被你这玩意吓了一跳。”车前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骂道“你才是玩意,白痴蓝河。胳膊往外了是吧,麻麻辛苦把你抚养大,混小子。”说完,躺在床上的度寒潭也开始凑热闹了,“就是,看你这行为,啧啧啧,活像在保护自己的丈夫。这让为父很是心寒啊。”

  “去你丫的度寒潭,你个老不死的。人家可是新舍友。”蓝河翻起白眼。

  车前子一听,也不管面膜会不会掉了,一个饿虎扑食向叶修扑了过去,“新的舍友?来打麻将的!好耶ヽ(✿゚▽゚)ノ”被蓝河一脚蹬到脸上,“这人可是我罩的。”

  叶修满脸懵逼,我啥时候成你罩的了。

  度寒潭一看,使不得,这人万一被他俩吓走怎么搓麻将,然后冲上去,拉住叶修,“欢迎啊欢迎!欢迎来到我们这个和谐欢乐美满的大家庭。”叶修头一次感觉心这么累,旁边的车前子和蓝河还扭打在一起,这边却说这是美满的大家庭呵呵。

  所以说,敢情十区三大公会会长就是这三个玩意?


评论(1)

热度(26)